水南为阴

看到麻烦请展开,谢谢。
粉好多cp,随时有可能弃坑不要嫌弃。三次元经常有事情,通常不能很快更新。
有点不擅长和别人交流什么的。说错话请谅解。
有人看文真的很开心!!!!!


我还活着真好。
LOVE YOU LIKE YOU WANT ME TO.

SO DON'T TELL ME I'M LIKE ANYBODY ELSE.

我是同性恋,感到不舒服了的话那就取关吧
各位看到请关照一下我家这位啊
随时随地吹女票。
女朋友@All things win

【露中】关于一个天使和恶魔的故事

好兆头AU  恶魔伊万/天使王耀


BE向


如果存在错字是我的问题,十分抱歉


— 

      无论是恨我还是爱我,悔恨还是痛苦,都与我再也没有关系了。我只要你记住我,直到那永恒的生命被消耗殆尽之前。


   —

       ​“我的荣光变淡了。”

         ​黑伞在王耀手中旋转,雨滴顺着伞面滑下溅起水花。没有太多的行人与车辆,零零散散的灯光分布在路边的小店里。无名的小城市,正如他们之前约好的一样。

         伊万走在雨里,淋湿的卷发贴在头上。

        他向来是不擅长这些的,安慰人?他不会。​

        他知道对于一个天使来说荣光意味着什么​。无上的荣耀,天使的象征,神的恩赐。可他向来也是不屑于这些的,就像他曾经倍受信赖,如今却在地狱和人间徘徊。

        ​ “去我家里吧。”

         得到了一个轻轻的点头作为答案。

       两个非人类生物从街道上消失,小城依旧宁静,仿佛他们从未来过。

        房门甩上的一瞬间 ​,他们就吻在了一起。没有人去开灯,房间依旧昏暗,只有雨滴敲打这玻璃,和压抑的呻吟声。

         ……

        “小耀,你爱我吗?”​

         ​“爱”这个词对于恶魔来说太过灼热了。灼烧了舌尖,疼痛感袭来,却仍是要一遍遍地询问,问多少次都不够,都无法填满那缺稀的安全感。

      “你知道的,天使生来便是要爱与被爱的。我们爱着一切。”​

       ​ 这样的答案,他不知道听了有多少遍了。

        王耀看着他,伊万突然间便不敢与他对视了。

       那褐色的双眼仍然澄澈,在这六千年过去之后。可伊万​知道自己的眼睛是什么样,原罪潜藏于心底,那双紫水晶样的眼睛早已浑浊不堪。

       他要的不是这样的爱。

      贪婪与嫉妒很早前就已生根发芽​,他向来自私。他要那褐色眼瞳中只有自己一人,只容得下自己一人。要王耀的心将他与其他那些分开,要王耀只爱他一人。

        可他怎么可以,他又怎么忍心。

        私欲与爱,​天使不该知道这些,可他又怎么甘心。可他又害怕自己的天使从那天上坠了下来,害怕自己的黑暗沾染上天使。

​        不要坠下来,不要下来。

         ​“小耀啊……”

         ​

         几个月之后,他们再见时。

         王耀看起来更加沮丧了,来找伊万时甚至喝了个烂醉,一点都没有想要醒酒的样子。他拿着酒瓶,敲门敲了好半天,又在伊万来开门时一脚不稳直接摔了进去。

        ​ 伊万把他抱到沙发上,但在弄清楚发什么了什么之前,他不打算帮王耀醒酒。

        “伊万…伊万?”​

        “我在,小耀,发生什么了?”​

          刚还看起来喝的烂醉的人像是一瞬间清醒了,又迷迷糊糊地一头栽回了沙发上。

        “灵魂。灵魂,我的灵魂淡化了。

         再过上不久,我应该就会消失了。”​

        ​ 酒瓶被碰倒,在地上摔得粉碎。

        沉默,只有沉默了。无数疯狂的念头从脑海中闪过,最终伊万也只是叹了口气,抱紧了王耀。

        ​一瞬间王耀的手变得透明,伊万还未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一切又恢复了原样。

        天使是上帝的孩子。那上帝爱祂的孩子吗?上帝创造了人类,那上帝爱人类吗?

       “小耀啊,这就是个游戏。只有上帝一个人主导的游戏。

        我们都是棋子,随时可以被舍弃。”​

        ​他像是在自言自语一样,说着这些年来的偏执与疯狂,说着他的不甘与绝望。可喝醉了的王耀只是静静地听着,没有任何表示。

         他伸出了自己的翅膀,轻轻地环绕住伊万,还是很温柔的样子。

         ​那双琥珀色的眼睛依旧清澈。

        伊万终于冷静了下来​,他看着王耀,突然笑了起来,心却一点点冷下来了。他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故事不该这样结束。

        不该是他。​

       

      ​ 一个恶魔的灵魂能有换来什么呢?永恒的生命也可以作为代价吧。

       这六千年太长了,他本就是容易感到厌倦的人。六千年了,也没什么好留恋的了,与其说是想要去死这种念头,不如说是害怕吧。

       他害怕的东西太多了,又太少了。

       他怕他的天使因他而堕落,他怕他的天使沾染上黑暗。害怕自己的感情,憎恨自己这不该产生的“爱”。

        可他最怕的,还是被一人留下,独自面对这永恒。

        他知道神在听着,看着他们所有人。

        他憎恨神,厌恶神,却又再次不得不向神屈服。他不禁有些唾弃起自己来,可却仍是不愿放弃。

       伊万对着天空嘶吼,在凌晨时寂静的街道,紫水晶样的眼睛满是疯狂与孤注一掷。​黑色羽翼在身后展开,被突与其来的暴雨打乱了羽毛。如同之前那次一样,行走在雨幕之中。

       雨忽然避开了他,他抬头仰望着天空。

       “你想要什么?”​

       祂依旧冷静,如同剧院中的观众正在欣赏一出好戏。

        “王耀。”​

        伊万低下头去,轻声把这名字又念了许多遍。​

       “我要他拥有永恒的生命,要他重新拥有他的荣光。”​

        他沉默了一下,接着说道。

       “我还要他爱我,真正地‘爱’。

         哪怕我将消失,他也会记得我,永远无法忘了我,永远爱着我。”​

         祂陷入了沉默,对于祂来说也是很有意思的吧。

        恶魔竟然爱上了天使,还妄想着天使的爱。

         “你想拿什么换?”​

         “我永恒的生命和灵魂。”​

          如同一瞬间被扔入了圣水之中,不只是躯体,连灵魂也在被灼烧。他亲眼见着自己的躯体变得透明了,在初生的太阳的照耀下一点点破碎了。

         他是爱着王耀的吧。

        不然怎么宁愿用自己的灵魂,用自己永远的生命来换。

        他应该也是恨着王耀的。

       不然为什么要让王耀在他彻底消失后仍要王耀爱他,再忍受那永生之苦呢。

        但没有人可以知道了。

        最终一阵风吹来,他的灵魂也就就此消散了。

       ​ 一片黑羽从空中飘落在地,落进水潭中。

       除了它,还有谁知道就在刚才发生了什么呢?有又谁知道一个爱着天使的恶魔从此消失了呢?

       没有人在乎的。​

      

       黑伞在王耀手中旋转,他独自一人走在那条熟悉的街道上。还是雨天,还是那座小城,可身旁那个总是走在雨中​,笑着望着他的人,再也不会回来了。

       时间过去​太久了,久到王耀都记不清了,久到王耀都习惯了。甚至于连样貌都要忘记了,却仍记得那双紫色的眼睛,和那个人的名字。

       “爱”​这个词太过沉重了。

         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心脏也不堪负荷,徒劳地跳动,带来阵痛。

         他是多么的想要忘记,​有不敢忘记。忘了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至少还有回忆,还可以苟延残喘。

         但他也不太清楚究竟是真的他爱着伊万,还是换来的。他已经无法确认了,但那也无所谓了,他知道自己现在是爱着伊万的,就够了。​

       这便是他们的,最后的故事了。


【蒋张】戏

BE向虐向

【】内的内容为回忆

汉卿单恋蒋的故事


-----------------------

      “你在哼什么?”

        蒋中正终于将视线从正在阅览的文件上移开,看向了那个穿着军装坐的端端正正的青年。刚好撞上青年望着他的目光。

        青年愣了一下,笑了起来。他似乎低声说了什么,但蒋中正没有听清楚。是很熟悉的调子,但具体是什么,他却记不清了。或许是因为青年声音太小,又或是他说的太快,怎么也想不起来那曲子的名字。

       他继续问道:“你说什么?”

       青年继续笑着,眼睛微微眯起来。是十分开心的样子。

      “委员长,你猜猜?”

        如同孩子一般的一点小任性。

       蒋中正是这样想的。他没有继续再问,继续阅览手中的文件。青年轻轻地,继续哼着这首不知名的曲子。

       这好像是在三一年前的事情了,那时的他们,似乎从来不会争吵。

       蒋中正总记得第一次见他时的模样。青年给人一种张扬的感觉,身上带着少年人才有的锐气。对蒋中正来说,他就像个孩子。

       青年见他时眼眶还微微泛红,但声音却坚定有力,不让人感到一丝软弱。那时蒋中正就在想,他也是个要强的人啊。

      “九一八”之后,他们的争吵愈演愈烈。

      “那些属于我们的土地,你怎么能就让它们被日本人占了!先前是我错估形势,如今已经这样了,你还要忍多久!还要忍到什么时候去?”

         青年发了脾气,连看向 蒋中正时都是失望至极。白手套早被他摘了下来,不知道撇到了哪里去。

        “现在的局势就是这样!我们现在最大的敌人是共产党!先安内后攘外这是原则!”蒋中正强压着心中的怒火,把手中的文件翻的“哗哗” 作响。

         “可……”

         “可什么可!这么大人了大事小事分不清,一天到晚就会耍小孩子脾气!”

        蒋中正不耐烦地打断了他。话说出口才知自己骂的有些重了。但话已出口,便收不回来了。

        但青年却没有再说话了,蒋中正看着他似乎是有些不知所措地愣在了原地。他不自觉地咬了咬下唇,看了他一眼。后来,一言不发地离开了。

       已经不能再称他为“青年”​了,就先记作“张”吧。

【       1932年

        蒋中正对于张吸毒的事早就有所耳闻,但终究是没想到已到了这般地步。

       张绷着脸,坐得笔直​,眼中是掩不住的疲惫。他双手交叠着放在桌子上,紧抿着唇。不知是怎么了,他的脸色苍白的吓人。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也早已失去了神采。

​       用行尸走肉来形容再好不过。

        在会议后蒋中正拦住了张。

       “汉卿,你身体……”​

        张的手臂上布满针孔,骨头一根根突了出来。

        他勾起嘴角,似乎是想露出一个微笑。但最终还是放弃了。

        他撇过头,下意识扯了扯军装,将军帽压低几分,躲开了蒋中正的眼神。

        “委员长,无碍。”

         嗓音沙哑,说起话来也是有气无力。

        蒋中正也不知该和他说些什么,他们之间的气氛此时像是被冻住了一样。

        一点点冰封,一点点拉开距离,再互相防备。积下的雪太厚,冰冻的太久,再也没有消融的那一天了。

        却已经是回不到从前了。

       蒋中正感觉什么东西正在慢慢逝去,他拦不住,也就不想去拦了。

       张向着远方走去,距离一点点被拉开。

       “汉卿不是以前总让我陪你去看戏吗。汉卿好了,就去。”​

       他也不知道自己又是发什么疯,脑子还没来得及反应,话已经出口。​

         张回头,一瞬间愣在原地。

        他突然轻轻地笑了起来,对着蒋中正行了个军礼。

        但他们最后还是没有去,蒋中正也只把这当做一个玩笑话,说说,便忘了。

         物是人非,物是人非。​                    】

   ​     很多年后,当曾经的一切都已经渐渐远去,当蒋中正已经老去时。

         ​他又听见了那支曲子。

        收音机中穿出的曲子异常熟悉。他忽然记起,在很久之前 有人也哼过这只曲子。记忆中的青年对他笑着,双手悄悄打着节拍。戏子继续唱着,突然和记忆中的画面混在了一起。

      “这不是讲述爱情的​戏吗?委座喜欢?”

        似乎是有人这样对他说过。

        记忆中的青年依旧笑着,他突然明白了什么。

       可明白了又有什么用。之前他不知,他便陪他装不知。如今他知道了,可早已经错过可以说这些的年纪了。

       终究是如戏曲一样,看完便散场。​


摩城魅影:

上帝只是想看漫画了,爷爷给上帝创造超级天使英雄去了,爷爷没走,因为,天使在人间.......

EDDDGGGYY:

在推上看到一句很好的话。
@rahuliam1:
#StanLee You are not dead... You just went to your real Marvel(ous) world to live there as their true creator. May you RIP.
他没死,他只是去了真正的漫威世界,作为那个世界的伟大创造者重新开始了生活。

RIP.

我算是个实打实的MAR粉,这大概是我今年最难接受的一则消息了。
两天前才去看过老爷子客串过的毒液,还和我妈咪饶有兴致的谈起他,说他几乎客串过所有漫威相关的电影。昨天又恰巧在b站看到了老爷子,这个伟大的创作者的故事。
复联4应该是最后一面了,他为我们坚持到95岁已经很钦佩了,寿终正寝应该是好的结局。

爷爷,再见了

摩城魅影:

爷爷说的对,忠于自己,创作才不会让自己受伤!谢谢您!

梁嫱君:

这才是我粉上他的原因

狐狸狐狸鱼:

创作的快乐是创作本身,正如画画的回报是画画的快乐本身,写作的回报是写作的快乐本身,而不是取悦于其他任何外在的东西。

真的超喜欢看评论了
但总是没有勇气去回复😂😂😂

九霄⭕️:

一个评论能傻笑一天的,大概就是我

苟饼干:

是的我超爱看评论的(((

dongio:

这就是我xxxx
转载随意(*´╰╯`๓)♬

浅谈蒋介石

这个大大写的很好啊
感觉老蒋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真的写的很好
关注我的各位小可爱求看一下啊
顺便打滚卖萌求评论求小红心小蓝手

山北为阳:

被吞到没脾气


发个链接好了


我复健回来了!!


浅谈蒋介石

【蒋张】错

          我们都有错,亦都没错
                                                     ——题记
      “蒋委员长……”
    “你还有脸来见我!”
    怒吼声在空荡的牢房中回荡。张学良微微闭了眼,那些话语却像是一根刺,扎进了他的心里。
      “汉卿只求兄长答应联共抗日,之后汉卿必定将兄长安全地送回南京。”
     蒋介石用手将耳朵一捂,别过头去。
     南京。他怎会不想回南京?
      从12日开始的每一天起,他无时无刻不想回到南京。联共抗日也并不是接受不了,只是他不想就这样。
     接受一个背叛自己了的人的要求。
     正是因为信任,他才敢来到西安。又正是因为信任,所以在背叛来临时才会更加的措不及防和刻骨铭心。
     他知道自己这人疑心重 ,所以早就设想好了所有人背叛自己的情景。
     只是,为什么是他?!
———————————————————————
     张学良看到蒋介石别过脸去,根本不愿理他。他不由地苦笑了一下。
     他们总说是他太任性,总是不能理解蒋介石的良苦用心。总是在耍什么脾气。
     可是,九一八事变,他忍了。
     不抵抗也好,撤至关内也好,放弃东北三省也好。蒋介石的命令,他有哪句是没有遵守的。
      为了“攘夷先安内”,他连自己的家乡都全让出去了!究竟还要做些什么,才能让你满意,让天下的百姓满意。
     “蒋委员长,我不跟你说别的。
      我只想和你谈谈。”
     蒋介石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动作。
      “你知道他们在我楼下喊些什么吗?
       ‘打到不抵抗将军,还我东三省。’”
      他平静地说着,仿佛遭遇这一切不是他,仿佛只是在复述另一个人的故事。他轻轻笑了一下,却又不由自主地咬了咬下唇。
       “还有我的部下,没一个想跟着我。他们要抗日。没人愿意跟着‘不抵抗将军。’”
       “我是‘不抵抗将军’啊。”
———————————————————————
      蒋介石知道有人说着这些话。只是今天,从汉卿口中说出,竟是那么刺耳。这些话语像是一把锋利的刀,一遍遍,摧残着他的心。
      他终究还是不忍恨他。
      “你说的事,我可以考虑。”
      他看见张学良瞪大了眼,张了张口,却还是什么也没有说。
      后来,到了12月25日。
     “兄长,跟我走。”
       那天他看见张学良急匆匆地冲过来,开口便是是这样一句话。
       “你们打算对我动手了?”
      他看见张学良愣住了,似乎是苦笑了一下。
       “兄长,汉卿只求您能再信汉卿一次。
      汉卿………”
      张学良顿了顿,接着说道。
      “汉卿送您回南京。”
      他脑子里瞬间便炸开了。送他回南京?那这13天的关押又算是什么?张学良说得话,究竟又有几句真心,几句假意?杀了他,继承他的位子,对于张学良来说不是更好吗?
       他只能沉默。任由张学良带着自己上了飞机。
      他这才明白送他回南京竟是张学良自己擅作主张。
      他不由地在心中将那个名字默念。
      汉卿。
———————————————————————
      张学良明白自己还是不忍让他再受折磨。他也明白自己亲自送蒋介石回南京会是怎么样的一个后果。
      可他还是会担心。
      不是担心他自己,只是担心若是他不同蒋介石一同回南京,万一再遇上些什么。他一辈子心里都不会好受的。
      他以为他会死的。
      但没想到会是关押。
      “你打算把我关多久?”
      “我死的那天。”
       比起死,他更不愿意下半辈子都要失去自由,像只金丝雀一般被人圈养起来。他不甘心。
       “我知道我对不起你。
       那你就开枪打死我啊!
       你他妈地开枪打死我也比关我一辈子要好!”
       他几乎是吼着说完这些话。
       这些年他的委屈,他的不甘,他的忍让,为什么就没有人可以理解。他曾以为蒋介石会懂,却终于还是明白,这不过他的痴心妄想。
       他眼圈有一些泛红,手不由自主地握紧。
       许久后,他才听到蒋介石的声音。
       “汉卿,你情绪还不太稳定,休息吧。
        去了那之后,多读些书。”
       张学良他不知道自己那天究竟是怎么从蒋介石的办公室中离开的。
       他的心早已痛到麻木。
       无论怎么样,都是他的错。
———————————————————————
       在送走的张学良后,蒋介石有看了一遍自己写下的东西。确认无误后,他将它收了起来。
      说到底,也不过只是他不想让张学良走罢了。他知道自己对张学良是怎样的一个感情。
       不想让他走,又不想他死。
       担心他会受伤,又担心他照顾不好自己。
        他也知道党内许多人都想让张学良死,但他又怎么狠地下心来。
        始终都是那句:
       “汉卿事,
       余日夜不宁。
       杀之不忍,
       放之不甘。
       奈何。”

【贵月】打怪升级泡汉子的异世界生活(8)

   要完结了,感谢各位一直追这篇文的小可爱们啊。我文笔不算好,还老拖更,有这么多小可爱追真的很开心了。这篇文陪了大家也有段时间了,说要完结我也有些舍不得的。不过以后可能会不定期更些小段子什么的吧。顺便求评论求关注求小红心和小蓝手啊喵(^・ェ・^)更的有些少,希望不要嫌弃啊

      天已经有些黑了,但白月初还是没有看到王富贵。
      不安的感觉将他缠绕着,几乎要让他窒息。他只好一遍遍地寻找,踏过尸体,寻找他的爱人。
      奔跑过的道路上沾满了血迹,他不知道这究竟是丧尸的,还是王富贵的。
     不准死。
     他一遍又一遍地在心中将这个念头默念。
     钟声响了起来。
     他终于找到了他,在那棵大树之下。
     眼前的王富贵脸色惨白,他的头发沾满血污。眼镜也不知道掉到了什么地方。他就躺在那里,仿佛睡着了一样。可惜他腹部的那一大块血迹是无法掩盖的。
      在一个梦境中沉睡着一样,这样,或许他就看不见眼前的丧尸了。
      死了。
     白月初甚至没有注意到他的指甲已经深深地陷入了掌心。
     王富贵你个混蛋竟然死了!!
     他的内心只剩下了这个想法。
     但他没有时间去顾及这些了。终于,快结束了。他明白,如果真的是按王富贵所说的,那么,只要杀了眼前的,害死王富贵的凶手,就能出去了。
     愤怒总是能更好地启发人的力量。
     他杀掉那个丧尸后,就愣住了。
     太累了。
     腿像是承受不住这些了,控制不住地坐到了地上。眼睛控制不住地想合上。他没有注意到身后袭来的危险。
    等他反应过来时,胳膊却已经被一口咬住了。
     还有一个!!
     但他的腿像是不受控制了一般,根本使不上劲,手边也根本就没有武器。
    他以为自己要死了。
     他听到了利刃穿透身体的声音,还可以感觉到溅到脸上的血。
     那只丧尸的头已经和身体分离了,腐烂的眼球正死死地瞪着他。
     那人依旧脸色惨白,一只手按住腹部。因为失血过多 ,另一只拿着刀的手一直在颤抖。可就算是这样,那把刀还是准确无误地划开了丧尸的脑袋。
     “王富贵。”
     白月初低声叫到。
     王富贵缓慢地走到他身旁,一把抱住了他。
     “抱歉,穷鬼。我好像慢了一点。”
      白月初给了他一个拥抱。
      他想了想,终于吐出了一句话。
      “你没有保护好我,作为赔偿,出去了就娶了我吧。”
       王富贵似乎笑了。将他抱得更紧。
      “好啊。”
      END

太太和小可爱们之间

长情醉_沉迷段子中:

赞同。


喻凡Dream-:



1.当小迷妹看到自己喜爱的太太发表文章的时候,都会忍不住送个小蓝手和小红心,虽然有很多人送小红心和小蓝手,但是久而久之,太太就眼熟了每一次都给自己送的小可爱。





2.小可爱们在太太发表的文章评论下回复的时候都没有想过会被太太回复。但是意外总是会发生的,小可爱看到太太回复的时候就会觉得非常的兴奋。





3.其实太太也是希望和自己的粉丝成为朋友的。





4.太太听到自家粉丝叫自己太太的时候莫名会觉得很怂,有时候说不定还会情不自禁地让粉丝叫自己的名字或者是别的什么。





5.当太太收到自家粉丝的表扬赞赏涨粉之后都会觉得非常的兴奋。





6.太太很希望能得到别人的评论,特别是小迷妹(bushi)的赞赏,而且会认认真真地看过去每一条评论。





7.很多太太的小粉丝都会觉得太太是距离自己很遥远的人,但是一旦加上好友联系上了,情况是这样的。哇塞这个太太好可爱,这个太太好搞笑哦……





8.其实太太是喜欢和自己的小粉丝聊天的,大概是因为那种感觉真的太棒了(bushi)





9.其实太太和粉丝之间的距离是很近很近的,只要你主动一定能和太太成为好朋友的。





10.太太并不是至高无上的存在,其实大多数的太太都是很普通的,很好相处的。





对没错√我觉得就是这样的。
有感而发呀,现在的小可爱们真的是非常暖心了。
大概有很多会和其他太太不一样?


【双面卡牌 反面】习惯

      与女朋友的联文哦, @卡片Same
      没看过正面的建议点卡片或者我的头像哦,顺便,求点赞求关注求评论!!!
    
      世邀赛他们赢得了冠军,张佳乐自然是很开心的。这可是他的第一个冠军,还是世界级的。
       他想找人庆祝一番,但孙哲平三个字一直在脑海里跟刷屏一样的。他才发现这么重要的时刻他竟然找不到那个他想与之分享的人。
      手指停在手机联系人上却始终不肯点开。他才突然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该和他说些什么。
      他看着已经有些走远了的人群,苏沐橙在和楚云秀讨论着最近新出的电视剧,李轩一脸喜气地不知在跟谁通着电话,周泽楷抱着一个江波涛送他的企鹅玩偶在前面一言不发的走着。
       好想大孙。
       他被自己突然冒出来的这个念头有点吓到了,但这确实是他现在,最真实的心声。
        他才发现,自己很有可能喜欢上自己的好哥们了。
———————————————————————
       好不容易下了飞机,见到了来接机的孙哲平,大脑一时间一片空白,他也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只记得自己回过神来时看到的便是一张来自孙哲平的,关心的脸。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看着那张脸便是越看越气。几乎是想也没想便说出了口:
      “我操孙哲平你是不是傻?老子喜欢你你看不出来啊?”
      刚说完两人便都愣在了原地,张佳乐也没想到自己居然这么莫名其妙的就表白了,一时间也傻了。
     但张佳乐也不想这样干愣在这。
     “老子就在这里你爱要不要。”
     拉起行李箱下意识就想要跑,跑的越远越好。
    但在下一秒却又被人拉了回去,张佳乐不用看也知道自己的脸现在绝对是红透了。
    可能是光太刺眼了,他竟有些看不清孙哲平的脸。同样也看不清孙哲平现在是什么表情。
   他听到孙哲平用几乎在颤抖的声音说:
    “不是,我这不没准备好吗。”
    他几乎是绝望,这事绝对是不可能了。干脆不走了,抱着臂,站在原地不动了。
     “反正我就是喜欢你,你看着办吧”
    他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控制着嘴说出这句话。两人又沉默了下来,周围的一切不知怎么回事全都安静了下来,安静到张佳乐似乎都能听见自己的心跳。那快要爆炸了一样的心跳。
      “行行行,我答应行不行,先回家。”
      那人突然又动了起来,似乎正在一步步地接近着他。
      快要疯了。
       张佳乐觉得估计自己这辈子的运气都全用在这件事了。但没关系,他乐意不是吗?
       大脑已经粘成了一团浆糊。以至于他被孙哲平塞进车里带回家都没有反应过来。
———————————————————————
        之后的日子过的平淡了很多,孙哲平不是那种可以整天对着他说情话的人,他自己也知道。可他这人有个毛病就是安全感太弱了,是那种孙哲平很长时间不回他短信都会不安的人。
       当然是会吵架的,他也知道的。
       可吵急了也是会控制不住的说上几句伤人心是话的。两人就这样僵在沙发上,一动也不动。
       那只英短有一下没一下地蹭着张佳乐是小腿,还不时“喵喵喵”地叫着,他似乎决定了什么,一下子站了起来。猫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一口咬住了张佳乐的裤脚然后叫得更凄惨了。
      “我再问一遍,你到底道不道歉。”
       等了一会没有反应,屋里只剩下了那只英短的叫声和两人沉重的呼吸声。
        “老子不耽搁你了。”
       他飞快的走到门口,“啪”地一下摔上了门。那只英短惊慌失措地喵喵叫着,似乎想往门口冲。
        他感觉脸上似乎有什么温热的液体流了下来,有些不能控制自己的喘气声,他捂住脸,冲下了楼。
        天已经有些黑了,他竟然也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
       他突然记起了同在H市的黄少天和喻文州,决定去找他们看看收不收留自己。
———————————————————————
      “我靠靠靠靠!张佳乐你竟然是被孙哲平抛弃了!联盟一枝花他都敢不要,是不是人了!!……”
      张佳乐忍不住扶额。
     “黄少天你等等!!”
     黄少天安静了下来,盯着张佳乐不说话。
      “是我抛弃了孙哲平。”
     张佳乐一本正经的说道。
     黄少天沉默,然后大笑。
     “一枝花你还真做的出来啊!!人形ATM机你也敢说不要就不要了!乐爷你真霸气。”
      张佳乐觉得其实黄少天这么说只是想安慰自己罢了。你说直接安慰?很可惜张佳乐和黄少天都不是能做出这种事的人。
      日子也就这样过去了个一两天,孙哲平还是没来找他。张佳乐觉得自己可能已经看淡了。
       突然手机里的那个职业选手群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开始疯狂刷屏。
       张佳乐决定看一看是怎么回事。
      是方士谦的一张截屏。
       他看着那张截屏,心跳都快停止了。握着手机的手已经攥紧了很多。他瞪着那张截屏,觉得自己下一秒似乎就会忍不住冲去找孙哲平。
     与此同时的是敲门声。
      “谁啊?”
      黄少天第一个冲到了门口。
      “孙哲平,我来接乐乐回家。”
      黄少天不由得心虚了。
      “孙哲平你是不是傻了,张佳乐怎么会在我着?没准人家早回老家了呢?”
      黄少天是越说越没底气。
       “我找乐乐,叫乐乐来开门。”
       敲门声再一次响了起来。
       张佳乐走到门口时便看到的是黄少天骂骂咧咧地走过去,嘴里似乎还说着:
      “妈的,老子不演了!!张佳乐,你家孙哲平来找你了,见不见你自己决定,老子不管这堆破事了!!”
      张佳乐走到门口,听到的便是他所熟悉的,孙哲平的声音。
      “我来接乐乐回家。”
      他突然就又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平复心情,给外面的人开了门。
      那人浑身湿透,突然将一只他一直很小心护着的英短送到张佳乐眼前。那只英短还配合地摇了摇尾巴,喵喵喵地叫了几声。
       “我们的猫想你了,我也想你了,所以,跟我回家吧。”